gummi Chandelier ii in detail

gummi Chandelier ii in detail
Inside the gummi bear Chandelier Jr.

Tuesday, March 13, 2007

限定,場域,再現...誰最會翻譯深奧無解的外來辭

三不五時閱讀典藏今藝術的電子版,
盯著一大段明明在說中文的國字竟然組合不出一點的意義
大量的外來語透過白人學者的揣摩, 重新定義, 然後再發表, 變成新的深奧辭彙
說穿了往往就是古老文化中以一個字便解決了的單純概念
但是想要假裝有深度的人就一一地拿起來當口頭禪用
寫在自己的文章裡

這些自以為是的文章留傳到海外
我們努力硬著頭皮把自以為是的學者用辭硬坳成另一個新辭
另一個看起來很深奧卻空虛又喪失自尊的辭彙
另一個只有看過原文的知識份子才了解的高階層文化
古老有趣的中國語言變成坑坑疤疤的"後現代"拼圖

為什麼我們不能用單純的心和單純的語言來看藝術?
我以為有深度的東西和難以了解的東西之間是沒有等號的,
因為往往越深奧的理念其實就是最簡單的概念

如果你不能以簡單的一句話解釋一個理論
那你便是一點也不了解其中道理!

有些人把藝術說得比天氣還難懂
引這個德國學者說的, 引那個美國學者說的,
灌滿了字數卻讓自己的言語看起來像是翻譯來的,
喪失了"原著"的真誠

每看到這種令人傷心的文章
讓我想告訴這隻筆
您不妨寫英文,德文或法文還省事點
何必折磨自己與讀者的想像力呢?

3 comments:

Roobaru said...

exactly!

Anonymous said...

well, i cant say that i completely agree with you, but you bring up some interesting points.

Yaya Chou said...

thanks, anonymous! gald we have some chinese readers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