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mmi Chandelier ii in detail

gummi Chandelier ii in detail
Inside the gummi bear Chandelier Jr.

Sunday, November 30, 2008

白色的回憶

聖誕節快到了,雖然不愛過節的我們忙到快翻掉了,還要盯著新家的休建進度,我手邊還欠著一本書,5件作品加上二月中的個展,過年又回不了家了,連新家八成都搬不成了...這都不算討厭,討厭的是翻譯翻一翻,竟翻出想念三姊的記憶...
想到那年我回到美國後,聖誕節時卻病到不行,還以為自己有氣喘哩!無原無故地怎麼也不會好,二姊也出國了,只剩下大姊和爸媽在台灣,寂寞的三姊偷接了一大堆大夜班,大概也覺得過節過得沒意思吧!連活著都沒意思了說...
聖誕節快到了,總是不知不覺地就想到妳,也沒有過節的打算呀,怎麼老姊妳會悄然地爬上心頭呢?是時間又讓你繞了一圈回到我身邊了吧?
好想妳呀!不想還好,想著心裡就痛得不得了,就算放聲大哭也不恰當,只是痛,乾乾硬硬的痛...
勸別人都容易,但要自己過這關還真難,想念的痛不容易釋懷,畢竟我是平凡人,我對妳的愛是平凡人的愛,是自私的,所以我想著不可能讓妳快樂但是還要妳為了討厭的人賴活著...
唉,走了也好,賞可惡的人一耳光,讓他們痛苦得不得翻身...
好吧!用我小人悲賤的想法就不會這麼傷心了,畢竟幫妳報了仇,但是我想要與妳分享的喜悅呢?妳走了之後生活變了好多,真希望妳還在,過節過得不爽也好,畢竟我還摸得到妳...

1 comment:

owl said...

新年快樂!
反正人生就這樣,再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後,我們也不會再這麼太傷心心愛的人的離開。
回首前面三十年,時光不是也很快嗎?